堆点脑洞。

短篇

前篇
刺眼的天空和太阳。
正坐在类似于列车一样的车厢里,意料之外地放置了全新的生活用品在小桌旁。
像是被一层半透明纱布包裹起来,能隐约看到外面风景的车厢。
无边际的天空与海,头顶不知远近的悬浮大陆,Utopia。
那么这里是——无我之境?…虽然只有我在这里。
大概是死了吧,我。
是怎么样死掉的来着,想不起来,就这么死掉了。
所谓大海倒像用液体做出的镜子,把一切光所抵达的地方倒映出来…为什么在Utopia没有见过这片海呢?…
天空的颜色随着摸不清楚的时间流逝而逐渐变化着,从外头看来列车外部正随着背景色的暗淡而逐渐变亮。
真好啊,他的眼睛也是这样晴空和雨天的颜色吧——虽然我看不见。
从大陆到这里,几条缝隙中延伸开的水墙正流下这来——又或是反向的。像几道地下的五彩极光一般随着视角变化在缓慢提升高度。
突然想起来一个傻瓜教徒的故事。
因为过于相信所谓'终之空'的存在,用自己的生命来献祭以祈愿大陆能够得到无尽的可利用水源。
他死后的一个星期,大陆几道缝隙开始出现河流,但'终之空'这样的地方还是一个令人半信半疑的存在。
如果这就是终之空的话,为什么只有我在这里呢。

评论
热度(1)

© 水下由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