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点脑洞。

短篇杠

前篇
缓步走出门外便看见一名与其相貌相似的女孩子正抬头与他对视。
“不要和那个人扯上关系。”
“你会后悔的。”
童年时代令人怀念的幼稚嗓音,与这声音格格不入的熟络感。
啊啊,风又空铃。
多年前身亡于车祸之中,姐姐的灵魂正站在自己面前。
努力装作没有发觉的样子扭头走开,身后人用稍快些的脚步紧紧跟上。
“你明明看得见的,晓啊。”
负罪感。
沉迷汹酒赌博,大肆虐待妻儿的父亲,只知惧怕而同样向儿女拳脚相向的母亲。
为了保护弟弟而被当做●奴隶,在常年的忍耐之下选择自杀的姐姐。
死后得到的大量赔偿一夜之间便被夺光,父亲不知从怎样渠道得来的奇异药物。
什么都没有改变,就这样被迫成为了所谓[怪物]。
真痒啊,长袖底下结成痴的伤口正逐渐愈合。
忍不住用另一只布满伤痕的手轻轻抠弄,当痴被整个翻起时才从这样混乱的境界中清醒过来。
我到底在做什么。
被从背后伸过来的双手轻轻揽住,没有感受到所谓女孩子的柔软感觉,好像被空气从两边腰下穿过。
“你明明已经死了。”
“晓啊。”
就这样独自站在街边感受着背后鬼魂所带来的悚然感,没有任何动静。
“带我走吧。”

评论
热度(6)

© 水下由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