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点脑洞。

短篇

前篇

“要回去了吗?”

“我一直在等你。”

由野向着楼梯口渡步过来,存在感却薄弱得像死人一般让人难以察觉。

牧野像是条件反射般抢先下楼,手中的文件袋也在随其悄声震动。

来到职员室把文件袋放回桌面,走出门后却看见由野在走廊窗台旁依偎着栏杆在等待。

“牧野同学,从这里跳下去会死吗——?”

“谁知道…可别去试就对了。”

“……对了,你看起来很冷,这个穿上。”

擅自将身上外套披在还认识了没有一天的新同学身上,牧野快速离开了走廊。

这里可不止我一个怪人……下楼时独自这样想着,抵达楼底门口时却看到一个熟悉影子在快速下落。

无意识地伸手出去接住才发现只是曾经披在人身上的外套。

“外套还给你,以后不会再做这种事了原谅我吧”

“……???”

刚想唠叨几句却被提前的回应吓到只好噤了声的牧野,回过头向大门走去。

和由野意料之外走在同一条回家的路,就连终点站也是同样门前。

牧野站在门口有些发愣,另一人向前走过看见门卫室内堆放的行李后转身询问。

“你也住在这里吗?”

“傻掉了——?”

“牧野,牧野同学,牧野冬醒?”

“冬醒?”

“唉?”

“活过来了(笑)”

“你要在这里租房子住吗?这里空房间很多,一直都是我住在这里。”

“要不要住在我家旁边?“

牧野的反应有些出乎安,点了头拿起行李才跟随由野往楼梯走去。

“这里必需的家具都在,就算一整天开着门也不会有小偷进来,安全得很……”

牧野愣愣听她讲完一大串话,拿起手边的水递过去。

“口渴了吧?”

由野只喝下一小口变放回原处,与牧野在家门口互相道别。

“晚安,明天见噢!”

“……晚安?”

评论

© 水下由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