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点脑洞。

周短篇

am 06:40

牧野来到还没有确定详细住处的公寓楼底放下行李,在朝阳庇护下缓步走向公交车站。

是准备上学的时段,如木屋一般稍微有点破旧的车站内站着为数不多的行人。早年因过度卖力而喊哑了声音的老婆婆正静站在空无一人售票处外贩卖出炉不久冒着热气的早餐。

在候车室静待电车来到站前时注意到一个黑发女孩子;穿着本校制服正安静地看向正前方。也许是被挥之不去的青春期冲动所操控,装作不知情轻轻绕过身边,用手背轻轻触碰了对方的左手。

她只是回头看一眼便轻飘飘地离去了。电车到站的提示音贯彻整个站台,将两人微乎其微的声音掩埋至无边际晴空之中。

——————————————————————————————————

在这个奇怪的时间点转来学校也毫不介意,在黑板上工整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是牧野冬醒,今天开始在这所学校就读,请多关照。”

……课程很乏味,至少对牧野来说是这样的。这所学校约是老实人居多,与他人相比具有“个性”的发色被班主任用长篇大论教导了一番。为了确认每一个同班同学的名字,放课后拿着名单悠哉闲逛至四处。

突如其来的新生活以及自由时间是大难题。轻叹一口气缓步走上楼顶;像是能看到天空之间的交汇处般,不同色彩的两簇天空在相互扩散————这便是这片区域最高的建筑物,而特殊的边界位置更是容易看见如此不思议的风景。

转头看见一位与这充满“无个性”学校非常格格不入的少女,不知道是否就是那资料中连照片都是一片空白的神秘人,牧野缓步向她走去……也许是天生的白化病,就连睫毛的颜色也如雪般洁白而冰冷。

“我是由野 明,请多关照。”

好像见到久别重逢的故人一般,微眯起眼笑了。

评论
热度(2)

© 水下由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