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点脑洞。

自爆了

自娱自乐

你由歧,我在LOFTER

查看详情

短篇

前篇
刺眼的天空和太阳。
正坐在类似于列车一样的车厢里,意料之外地放置了全新的生活用品在小桌旁。
像是被一层半透明纱布包裹起来,能隐约看到外面风景的车厢。
无边际的天空与海,头顶不知远近的悬浮大陆,Utopia。
那么这里是——无我之境?…虽然只有我在这里。
大概是死了吧,我。
是怎么样死掉的来着,想不起来,就这么死掉了。
所谓大海倒像用液体做出的镜子,把一切光所抵达的地方倒映出来…为什么在Utopia没有见过这片海呢?…
天空的颜色随着摸不清楚的时间流逝而逐渐变化着,从外头看来列车外部正随着背景色的暗淡而逐渐变亮。
真好啊,他的眼睛也是这样晴空和雨天的颜色吧——虽然我看不见。
从大陆到这里,几条缝隙中延伸开的...

短篇

前篇
“我们并不是双胞胎哦。”
与平日轻松平常语气截然不同的冷漠感,由野明这样说着。
总觉得在哪里有看见过相似的画面,然而记忆模糊不清,拼凑起来的只有一地假想。
也许是心情不好吧。想想便把这样的疑问抛至身后准备学习。
在其他人面前好像并不是什么自来熟,也许是因为长相相似所以比较放松吧…………好像就连自己也是这样,尽力让自己相信一系列的事情不过是巧合,作业摊开的一瞬间。
……不想学习,脑内被强行充满了各样奇怪的设想。
放学后,深夜。
由于路程相同已经习惯性走在一块回家,周围除去路灯和还在营业的小商店几乎没有光亮;很是寂寞。
好像真的有见过同样的背影和其他事情……实在耐不住好奇心准备搭话。
“由野。”
脚步声...

短篇

前篇
“牧野,写作业了吗?”
“你晚自习都在做什么啊。”
从抽屉里抽出几本作业并把被顺势被带出的饼干包装盒往里推了推,大致数了一下科目便交给对方。
“哇哦——有饼饼吃——真好啊——”(棒读)
“放一晚上变潮也不会给你的,死心吧。”
椅背后靠在后桌,双手抱胸翘起二郎腿抬头就是一个白眼。不料被路过的同学给瞧见,悄悄抬起左手感叹了一下。
“不愧是双胞胎,感情真好啊。”
愣愣。
“………………嗯?”
“哈?”
前者还卡在没有完全的反应中后者却已经摆出一张疑问的脸。
啊,原来看起来像白化病的家伙还能会做出这种表情,佩服佩服。
“为什么会被当成双胞胎啊,我们?”
混乱之中惊坐起来指指自己的脸一副不可思议的奇妙表情,某同学却更是不解地...

短篇

前篇
睁眼只能看见天花板,头脑还未完全清醒就坐起身来抖落身上被单准备离开沙发。
就是…那个…迟到…什么的,虽然是开学第一个星期。
会帮我请假的吧!开始逃避现实的由野,选择继续无事浪费时间。
走廊外泛红而寂静的天空和安静得不像话的街道和楼房,看起来有点寂寞。 
明明不是鬼宅呢。
双手紧抓栏杆朝楼下看去,只有平坦的一片水泥地和摆设一般的门卫室和大门。
只是比人早一天来到这里便划下领地,稍微有点奇妙的负罪感。
为什么偏偏选中了这里?
没有任何回答。
不去学校真是太爽了。以后就这样打发时间好像也不错………………好像又不太好。
就这一次,不用再担心我了吧。
啊,头发一直往下垂又掉不下去呢。
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

短篇杠

前篇
缓步走出门外便看见一名与其相貌相似的女孩子正抬头与他对视。
“不要和那个人扯上关系。”
“你会后悔的。”
童年时代令人怀念的幼稚嗓音,与这声音格格不入的熟络感。
啊啊,风又空铃。
多年前身亡于车祸之中,姐姐的灵魂正站在自己面前。
努力装作没有发觉的样子扭头走开,身后人用稍快些的脚步紧紧跟上。
“你明明看得见的,晓啊。”
负罪感。
沉迷汹酒赌博,大肆虐待妻儿的父亲,只知惧怕而同样向儿女拳脚相向的母亲。
为了保护弟弟而被当做●奴隶,在常年的忍耐之下选择自杀的姐姐。
死后得到的大量赔偿一夜之间便被夺光,父亲不知从怎样渠道得来的奇异药物。
什么都没有改变,就这样被迫成为了所谓[怪物]。
真痒啊,长袖底下结成痴的伤口正逐渐愈...

突然就很想写文,写完开始怀疑人生
写之前就预料到这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现场黑历史,我为什么还要打tag发出来……
陪胸前的主子一起颓废。。

短篇

前篇

“牧野的头发,没有被老师抓着去染回来吗?”

站在人群中稍显特别的其中一人这样问道。

“就这样吧,会自己掉色的。”

放下手中碗筷准备开始收拾,搬运至洗碗池准备清洁。

比想象中要庞大许多的房间,一开始确实被反差感所惊吓。

“为什么会安静成这样?”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嘛……就当这里是鬼宅好啦,房租也很便宜的。”

“对了……这里的房租,你还没有告诉我。”

“不要忘记我。”

“这是牧野才有的特殊待遇噢。”

靠在沙发前向后缓慢伸直双臂,仰头眯起眼有些忍不住笑意。

“这个特殊待遇太沉重了吧。”

顺路拎起一张薄毯轻丢到对方身边,想了想决定坐回原位。

短篇

前篇

班级里人少得冷清,不时会有人鼓起勇气走来搭话。

啊啊,转学生嘛。

目光偶尔会不自觉地向某地方飘去——同样是转学生的某人,正形单影只地假装看风景……还会悄悄往这边撇几眼偷笑。

早上最后一节下课铃响起,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煮饭吃。

和由野从同一个门走出去,到楼梯口时却变成反方向。

反应过来时已经跟着对方走到楼顶,愣愣地就站在一旁。

“呀,在这里做什么啊?”

“吃饭呀,买了饼干回来..”

有点无奈地向前走几步,半蹲下撇开脸轻轻揉了对方的头。

“…………嗯?”

“……去我家吧,煮饭吃。”

“…………可以先放手吗?”

1 / 2

© 水下由歧 | Powered by LOFTER